摩拜新主人王兴,阿里最头疼的人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4-04 23:45

摩拜新主人王兴,阿里最头疼的人

2018-04-04 22:24来源:华商韬略官方账号美团/摩拜

原标题:摩拜新主人王兴,阿里最头疼的人

王兴美团:要么牛逼,要么滚蛋。

文 / 华商韬略 华商君

【1】

没有官宣,没有具体价格,各方透露了一些支离破碎的片段,由媒体组合成一个故事,并且给它定性:美团全权接管了摩拜。

4月3日晚,北京雨夹雪,气温从初夏转回入冬,嘉里中心的股东会议上,摩拜的一批股东舒了一口气。

当天早间,消息称摩拜正面临二选一的新轮融资方案:滴滴和软银以45亿美元估值、现金投资的形式入股摩拜,计划持股20%;美团以现金+股票的形式投资摩拜,估值约为37亿美元。

滴滴和美团均对上述消息做出否认,但12个小时后,流言部分兑现:美团拿下摩拜,不是投资,而是整吞。

一财的信息显示:美团出资16亿美元的现金,以及价值11亿美元的“美团点评”股票,并将承担摩拜高达10亿美元的债务。收购完成后,摩拜A、B轮的投资人及创始团队,将以7.5亿美金退出。

没有接受滴滴方45亿美元的估值,而是以“低价”适时退出。不论是估值因素,还是事件期间不断流出的信息,均表明一部分股东已经对摩拜失去了耐心甚至信心。

共享单车依旧停留在烧钱和描绘理念的阶段,经历了初期席卷城市的浪潮后,部分投资人开始重新审视共享单车作为独立商业项目的价值:彩虹大战后,新颜色的共享单车依旧持续出炉——没有技术壁垒,也没有独到的流量或变现模式,注定了共享单车的可复制性,即便是领先者,也会轻易被资本充足的对手拖入新一轮的攻防战。

不论是摩拜还是ofo,都曾多次传出资金紧张的消息。2017年12月份的损益表显示,摩拜当月收入1.1亿人民币,去掉5.65亿销售成本、1.46亿管理支出以及0.8亿减值损失,最后净利润为亏损6.81亿元人民币。

亏损仍在继续,蓝鲸财经称,摩拜目前已挪用用户押金60亿,供应商欠款约10亿人民币,债务总额合计超过10亿美元。

共享单车似乎很难成为一个出行平台的根基,它更适合成为巨头对垒的尖刀。

股东投票结果出来后,摩拜CEO王晓峰说:“自己的态度其实一直都是坚持公司独立发展,但胳膊拧不过大腿,在中国创业公司永远绕不开各种巨头。”

收购完成后,有人感叹这是又一个资本裹挟创始团队的故事,有人“伤感”互联网少了一抹姹紫嫣红(摩拜创始人胡玮炜),到处都是“粗鲁”的男人。

不必作如是想,因为摩拜创始团队的身份并未变化,在股东投票会议上,他们甚至没有一票否决权。

从创立到“卖身”,摩拜的决策权背后站着两个关键人,一是李斌,一是马化腾。李斌是易车、蔚来的创始人,也是摩拜的前任董事长。他将共享单车的理念交给胡玮炜,由后者落地实现,在摩拜内部,李斌的话语权大于胡玮炜和CEO王晓峰。

腾讯则是摩拜的最大股东。财新的报道称,正是在马化腾的牵线和主导下,美团才谈妥了收购摩拜的事宜。

收购完成后,李斌退出,管理团队留下。王兴的公开信表明:摩拜将继续作为独立品牌维持独立运营,团队的管理层不变,王晓峰将继续担任CEO,胡玮炜将继续担任总裁,夏一平将继续担任CTO,王兴本人则接替李斌出任董事长。

胡玮炜和王晓峰们,只是从有股份的职业经理人,变成了手握数亿美金的职业经理人。

【2】

腾讯系彻底接管了摩拜,而多方消息显示,在95亿美金拿下饿了么之后,阿里全盘拿下ofo也是大概率事件。

阿里和腾讯的对抗,早已模糊了边界,形成交叉复杂的战斗网。两家的对垒中,共享单车只是一个小事件。

3Q大战后,腾讯改变了往日全面封闭的态度,以更开放的姿态参与各类投资与合作,形成了如今无所不在的腾讯联盟。

马化腾的两边,分立着刘强东和王兴,前者作为电商主力对抗阿里,后者则试图包揽O2O的全部版图。美团点评VS口碑,美团外卖VS饿了么,猫眼VS淘票票……直至摩拜VSofo,在多条战线上,王兴已经成了阿里最头疼的人。

不同于刘强东和京东的高调,王兴很少对外发声。他和马化腾都是闷声做事,对外内敛、对内有极高掌控力的人。

因为美团股权的关系(大股东腾讯),王兴经常被视为腾讯系的“代理人”。美团收购摩拜后,舆论的关注点均是马化腾和摩拜团队,事件的主角王兴,反而成了隐形人。

“隐形”是王兴的惯常作风,但成为某系的“代理人”却绝不是他的目标。过往的经历表明,这个年仅39岁,曾多次成为资本博弈牺牲品的年轻人,绝不甘心成为别人手中的枪。

王兴曾被称为史上最倒霉的创业者,2004年至2010年之间,他创业10多个项目,虽多次找准风口,却次次失败告终。

期间,王兴曾趟过了互联网创业的几乎所有大坑。

创立校内网时,他和团队因错过红杉资本导致资金链断裂,股东出于负债压力决定出售公司,王兴别无选择。最终,校内网被陈一舟收购并赴美上市,首日市值超过70亿美元,而这一切,和王兴没有任何关系。

卖掉校内网后,王兴同时创办了饭否网和海内网,饭否先于同类型的微博,海内则是在校内网基础上更有用户粘性的社交网站。但两场战役中,海内不敌开心网,饭否则因为负面新闻和情绪的肆意传播,引发政府对舆论失控的忧虑,导致长时间关停,彻底失去了先发的优势。

从校内到饭否,王兴饱受愚弄和怀疑,他是资本的弃子,多次为他人做嫁衣。但不管外界如何评价,王兴从未有半分懈怠的时刻,在饭否被关停的第一时间,他便着手寻找新的商业模式,并且最终确定了美团。

王兴说,多次创业给他最宝贵的认知,就是驾驭资本的重要性,“你不能没有它,也不能求着它。”

从被支配到成为驾驭者,王兴逐渐发展成了“资本方”。收购摩拜则再次展现了这个娃娃脸隐藏的狠劲:不投资,全盘买。

【3】

王兴不狠,美团活不下来。作为中国互联网史上最惨烈战役的最终获胜者,美团曾挣扎于互联网的大红海。

当大多数人还不知道团购为何物时,2011年上半年,多达5300多家同类网站已注册上线。千团死亡混战中,淘宝、腾讯、百度均卷入其中,各大国内外资本亦一掷千金。很长时间内,王兴只是陪跑小弟,没有任何优势。

但王兴对于团购模式的理解,是最深刻的。他认为,团购不是网上批发、肆意烧钱,而是要将消费者与小商家精准匹配,一面减少商家广告投入,一面让利给消费者。团购网站只要做到这点,就能创造价值。为此,王兴确定了公司的基本价值观:消费者第一,商家第二。

在这个史无前例的大红海中,王兴准确踏中了每一步,最终甩开了拉手网、窝窝团,躲过了阿里聚划算的围剿,熬死了百度糯米,合并大众点评。

2015年10月,合并后的“新美大”拥有用户近6亿,合作商家300万户,覆盖中国1200多个城市。2015年全年交易额超1700亿元,占据团购市场80%的份额,成为中国O2O企业中不折不扣的王者。

但王兴想要的远不止这些。大众点评合并后,王兴便开始推进“边界发展战略”,不断涉足他人的领地,挑起新的战争。

除外卖这一新核心业务外,美团在酒店、民俗、旅行等O2O重要领域均大刀阔斧。王兴要做的,不仅是团购或是外卖,而是各种生活服务的延伸,成为中国最大的线上连接线下的平台。

这是互联网巨头才拥有的格局和眼光。有人觉得王兴是在四处玩火,招来背景深厚的对手群殴:团购有百度糯米,外卖有饿了么、百度外卖,酒店有携程、去哪儿、阿里旅行,电影有淘票票等。激烈竞争下,美团似乎四面楚歌。

但几番拼杀下来,外界却发现美团的业务全面开花。猫眼电影成了中国最大的电影O2O平台;美团外卖的日订单量稳居行业领先;酒店预订方面,美团酒店竟成了国内最大的移动端酒店预订平台,甚至威胁到携程的老大地位。

做完了这些,王兴的入侵仍在继续,甚至愈发强势。

2017年2月,美团推出打车业务,随即迅速展开全国性布局。年底,王兴在公司内部宣布对美团业务进行战略升级,聚焦到店、到家、旅行、出行四大LBS场景,出行业务首次被提升为公司的支柱业务。

在美团外卖渠道部2017年年会上,一句“灭饿除滴,商渠共赢”的口号赫然而出,杀气跃然纸上。

进入2018年,王兴的出行事业全面升级。在一线城市,他们通过高额补贴抢夺司机和用户,一城的每月补贴费用预计达数亿元。为了布局打车业务,王兴拿出10亿美元备战,且上不封顶。

除打车业务外,王兴对于共享单车也是觊觎已久。2016年,他以个人名义参与了摩拜C轮与C+轮共计超1亿美元的融资。

收购摩拜后,美团的出行入口将得以全面打通。此前,摩拜APP的网约车入口合作方是首汽约车、嘀嗒拼车,这之后,这些入口将毫无疑问为美团打车服务。除入口外,摩拜在网约车、共享汽车领域的布局,也将全部为王兴所用。

【4】

创立美团之前,模仿、抄袭是王兴的标签之一,他的校内复制了Facebook的界面,又借鉴Twitter创立了饭否,美团的原型则来自Groupon。

王兴对此不以为然。他认为,就像写文章,并不要求造出里面的汉字才叫原创。“用户本质上关心谁更能满足他的需求,而不是谁用了完全不一样的想法。”

美团之后,抢别人饭碗成了王兴新的标签。对此,他同样不以为然。

王兴曾表示,美团选择业务时从不考虑竞争关系。这并非狂妄,而是基于他的方法论。一方面,美团的数据能显示出品类交易量,战略选择不用瞎猜;其二,美团的T型战略模式成熟,深挖之下,不会错失任何机会。

实际上,王兴一直是这么做的。2012年,酒店品类增长迅速,美团就搞起酒店预订;2013年外卖需求强烈,又做起了外卖。它们的打法和团购一样:先发现旺盛的需求,再提供巨额补贴,通过低价取得优势,然后迅速将对手扫地出局。

这正是王兴与美团最大的优势所在。在真实海量的消费大数据面前,美团不仅是一部巨大的赚钱机器,更是精准判断需求的风向标。不论风从哪里刮起,美团都能把握形势,深入挖掘,将对手蚕食鲸吞。这种优势是纯粹的电商没有的,唯有结合线上线下的O2O企业才能做到。

掌握如此优势的王兴,显然不愿意成为别人手中的枪,他要做的,是成为中国互联网的“新一极”。

2013年,王兴曾提出美团2015年交易额(GMV)要过千亿,2020年要超过万亿。当时,外界普遍认为他是痴人说梦,结果2015年,美团的全年交易额达1700亿。

刚刚过去的2017年里,美团的交易额突破3600亿,线上日订单量峰值超过2700万。距离万亿目标还很遥远,王兴还有三年的时间。

美团内部对于王兴的话深信不疑,就连牵涉到股权分配时,其他管理层都说王兴“说有就会有,我相信他”,对于王兴提出的战略和目标,公司上下亦是全力执行,鲜有疑义。

王兴曾对美团的技术部门提出口号:要么牛逼,要么滚蛋。

这也是他送给自己的话。

——END——

图片均来自网络

欢迎关注【华商韬略】,识风云人物,读韬略传奇。

版权所有,禁止私自转载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,除搜狐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搜狐立场。

阅读 (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